:::

03/11訊息:基金會訪視小故事

分享到Facebook(另開新視窗) 分享到Line(另開新視窗) 分享到微博(另開新視窗) 分享到微信(另開新視窗) 分享到twitter(另開新視窗)  

受訪學生:OOO

家庭概況:
奶奶工作是清道夫,薪水微薄,從幼稚園開始父親長期欠債躲債,沒有工作,造成家中常有人討債追債,經濟困頓,生活艱難。上有兩位哥哥,大哥在林口做汽車美容,目前已經結婚2個孩子,自己獨立門戶。二哥在加油站上班,薪水每月2萬多,收入不佳。養母從小跟家人一起住,但是因為長期上大夜班,白天總是在睡覺,因此她完全沒有互動的時間,加上過多的應酬喝酒,10年前發現乳癌,之後由於需要靜養白天時間才有機會與她相處或假日一起去爬山健身,在國中高中的階段,治療之後5年前復發,在這10年的時間裡,雖然她努力樂觀的想用健身的方式抵擋癌症,但終究不敵癌症摧殘就在今年8月8日(備註:民國108年)去世了。在養母身上讓她學到,不管遇到任何困難,都能正面積極努力的度過每一天,以及樂觀看世界的生活態度。

出生到幼稚園階段:
剛出生時,父母離異,一直跟父親養母和爺爺奶奶一起住,母親離家從未見過面,從出生時父親因為被倒債,幾乎都在外面躲債,甚少相見。而外面的追債討債集團,常常帶著刀槍棍棒到家辱罵、威脅,每天過著驚慌恐懼幾乎沒有明天的生活。爺爺非常失意,精神不佳,常暴力毆打奶奶,致使奶奶覺得生活無望,甚至常常鬧著要自殺而真的去撞牆,讓自己受嚴重的傷。當時年紀幼小,不知道如何安慰大人,只能每天陪著爺爺奶奶開著餐車出去賺點生活費用,陪著他們躲過兇神惡煞的追討,慢慢度過他們最痛苦的艱辛歲月。 從小居住的安康社區是個污穢的貧民窟,不是常有人當街吸毒就是跳樓自殺,造成幼小心靈,充滿恐怖的陰影,沒有童年和快樂可言,對自己完全沒有信心。直到幼稚園大班時,一位阿姨偶爾來探望,假日帶她和哥哥們一起出去遊玩給他們一點點零用錢,這時從兩位哥哥的口中,才知道原來這位阿姨就是自己的親生媽媽。這是生命中第一次嚐到什麼叫做快樂的滋味!

國小階段:
奶奶從剛開始的排斥或阻止他們與母親見面,之後也慢慢習慣接受母親的探訪了,所以國小時幾乎可以每週可以見到媽媽,假日和她出去玩,領到她給的零用錢,加上搬家到辛亥國小附近萬芳社區的國宅居住。
沒人追債,日子過得自在多了!此時自己開始迷上籃球,每天早上7點到8點一定會到辛亥國小操場練習籃球,有位每天也會出現在操場運動,需要菲傭攙扶慢走的老爺爺,竟然拿著一千塊,要她去買一個好的籃球,鼓勵她繼續努力好好的練球,讓她莫名的感動。當時還有一個萬芳高中的學姐,問她要是否加入合球隊,這是她生平第一次聽到合球的名稱,因為自己只喜歡籃球,所以也不以為意。
小三開始因為二個哥哥會來接她放學,接著就跟同學去打籃球,哥哥為了之開球技差的自己不要搗亂,所以給了她一個任務,只要妳能找對面籃框下的人單挑的,勝利了妳就可以跟著我們一起打籃球,因為常常得勝也很有成就感,於是她每天放學哥哥的練球時間,她就是不停的找每一個單挑練習。直到戰勝每一個人,國小5年級的她,真的可以跟大她4-5歲的哥哥們一起打籃球了,這是她生平最開心的一件事了。
到辛亥國小就讀期間,學校沒有任何校隊,常有對外的運動賽事,有足球、躲避球、籃球及各種競賽,在比賽前一週,學校會召集全校的菁英好手密集訓練一週,而自己總是被選上選手,而且是擺在最重要的位子,在此之後建立了自己莫大的信心,也啟發她在運動項目中無比的興趣, v尤其對籃球更是情有獨鍾。

國中階段:
國中時就讀萬芳國中,國中的校隊只有射箭、跆拳道、田徑和合球隊,因為沒有籃球隊讓她非常失望,所以選普通班就讀。開學2-3月之後為了加入合球隊可以參加籃球比賽,在楊家鑫合球隊教練的鼓勵下,才勉為其難的加入合球隊,從此步入合球隊的生涯。由於只有自己是普通班的學生,其他隊友都是從國小打上來的體育班,被隊友排擠,更是常在她面前酸言酸語的,明目張膽的霸凌她,一度有退出球隊的念頭,逃避了一週沒去練球,在楊教練激勵中告知,「不要因為別人的閒言閒語而放棄自己的夢想,用時間去證明自己的努力,讓他們自動閉上嘴巴。」
為了讓自己表現得更加出色,在團隊的練習之外的時間安排自我練習,練球完自己再加強練習一個小時,還有課餘時間和假日時間的練習。
於是國二時打入全省冠軍,選上國家代表隊,到荷蘭參加世界錦標賽,打入世界第三名。國三時教練希望她球技更上一層樓,要求她去跟高中合球代表隊練球,由於放學時間不一致,買便當吃晚餐,時間跟高中部不一致,因故遲到,學姐完全不給任何解釋的機會,遭到學姐的故意刁難,要她在三球機會中做最長遠的投籃,若是三球沒有投中,就接受重罰,跑操場50圈。由於開朗的個性,認為每天都有跑50圈訓練底子,心想萬一被罰就慢慢跑完這50圈吧!沒想到她第一球就投進了,也因此化險為夷,化解了這場危機。

高中階段:
高一時被選上A隊先發,打入合球世界錦標賽,並且被選上MVP 最有價值球員(世界錦標賽中,只選一位女球員和一位男球員),可想而知其代表性是何等的榮耀!當時荷蘭教練還向台灣教練挖腳,希望加入他們的俱樂部,替他們打聯賽,當時教練惜才並未答應,加上自己覺得外語能力不佳,也不敢貿然答應,但是從此埋下自己想要到國外當選手的夢想。接著高二、高三又得到MVP 賽事中得分最高球員。高二參加國家代表隊,到澳洲參加世界錦標賽,高二選上成人國家代表隊。

未來期盼:
現在是萬芳國中和高中的合球教練,希望努力帶出好成績,每年都能拿到好戰績,讓訓練的球隊也能進入世界錦標賽,各個都成為世界頂尖好手, 直到自己退休為止。  

 紀錄:素娟